1. <dd id="mssxb"></dd>
    <em id="mssxb"></em>

        1. <tbody id="mssxb"><noscript id="mssxb"></noscript></tbody>
          <button id="mssxb"><object id="mssxb"><menuitem id="mssxb"></menuitem></object></button>
          <em id="mssxb"><object id="mssxb"><input id="mssxb"></input></object></em>

          到小程序,「薅流量」去!

          到小程序,「薅流量」去!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小程序平臺「薅流量」的方法開始大規模涌現,不少創業者收獲了實實在在的一波紅利。而「薅」來的流量能不能留住,并最終轉化為小程序的日活(DAU),更是創業者需要考慮的問題。

          當一個新平臺興起時,除了嘗鮮的用戶,更有虎視眈眈想要收割一波紅利的創業者。

          微信小程序把追逐紅利者的「欲望」整整壓制了一年。直到 2017 年底小游戲正式開放,小程序才終于迎來了爆發,之前被苛刻的政策限制的薅流量者也活泛起來。

          十億月活躍用戶的微信,幾乎覆蓋了中國全部的網民;微信上首次接觸互聯網的中年老年用戶比例和數量之龐大,更是僅此一家、別無分號;微信的社交傳播,也讓裂變成了一門人人都要領悟的顯學。

          在小程序平臺「薅流量」的方法開始大規模涌現,不少創業者收獲了實實在在的一波紅利。但同時,這種做法也在不斷挑戰微信的底線以及用戶的容忍度,在不少微信群里,發小程序甚至成了最不受歡迎的行為。而「薅」來的流量能不能留住,并最終轉化為小程序的日活(DAU),更是創業者需要考慮的問題。

          小程序「薅流量大全」

          微信運動排行榜讓外界見識到了微信社交關系的威力。

          這個無心插柳的小功能吸引了過億的日活躍用戶,還帶動了智能手環的銷量,甚至引出了不少可以偽造步數的「全自動設備」。

          這樣的力量在第一款微信小游戲「跳一跳」上也體現得淋漓盡致。病毒式的玩法,配合超過排行榜上的好友的動機,讓跳一跳獲得了病毒式的傳播。今天,跳一跳有至少 1.7 億日活躍用戶。還有數據顯示,玩跳一跳的用戶中,有 22% 是第一次真正接觸游戲。

          到小程序,「薅流量」去!

          在小程序上想要薅得流量,依靠人際傳播的「裂變」就成了最重要的增長技巧。

          最基礎的薅流量方法,是在產品設計上就體現傳播性?!负谶窍鄼C」是最典型的代表,這個可以應用 AI 技術,把照片中的天空自動轉化為梵高的名畫《星空》風格的小程序,在短時間內吸引了 1 億用戶,并以此獲得了千萬美元級的融資。

          到小程序,「薅流量」去!

          進階一點的薅流量,是在重要功能上埋下「鉤子」,刺激用戶將小程序分享給好友和微信群。如邀請好友換取游戲獎勵(包括復活、增加裝備、增加抽獎次數),分享到群查看好友排名等。幾乎每一款小游戲,都在各種功能處埋有「鉤子」。

          拼多多的拼團和砍價是這種方法的集大成者,本質上,這個過程也是將拉新的任務轉嫁給用戶,以此獲得野蠻增長。

          最讓人驚嘆的一個小程序是「享物說」,這個以二手閑置物品交易平臺為名的小程序,自建了一套以「小紅花」為通貨的交易系統,簡單來說,這里所有的二手物品只能以平臺的「小紅花」交易,而要獲得小紅花,除了售賣閑置物品,只能通過提高活躍度以及邀請更多的好友。

          到小程序,「薅流量」去!

          ▲ 享物說還依靠電梯廣告拉新. 圖片來自:soho

          「享物說」的拉新計劃中,用戶邀請的好友再邀請新的好友,則第一位用戶同樣能獲得「小紅花」。

          這樣一套無需金錢介入、高效運轉的機制,已經是目前最高階的薅流量方法。上線 5 個月,享物說獲得了 600 萬用戶,平臺每天可產生數千筆交易。

          微信的底線

          小程序上線第 130 天的時候,出過一個爆款。

          一個叫「匿名聊聊」的小程序 4 小時獲得了 40 萬訪問量,堪稱現象級的小程序。不過,它也在一夜之間被微信封殺。

          到小程序,「薅流量」去!

          愛范兒曾采訪過開發這款小程序的團隊,除了本身就容易引發傳播的產品機制,這個團隊在「裂變」上還用了一些小技巧:

          微信官方小程序二維碼生成數量每日只能 10 萬個,他們采用 1 個二維碼配合 000~999 的口令的方式,讓每個二維碼能反復利用 1000 次。

          這可能也是微信給出的封殺理由「涉嫌誘導分享」中最重要的依據。作為一個非中心化的 IM 平臺,微信和開放性的社交媒體平臺對「刷屏」的內容的態度截然相反。比如:微博會給高轉發、強互動的內容更大的曝光量,微信卻會在這些「刷屏」內容分享次數過多時自動封禁。

          頭腦王者是一個被多次封禁并解封的小程序,除了作為答題產品遇到的內容安全問題,有業內人士推測,頭腦王者被封,可能還與它嘗試在好友共同答題時引入金錢獎懲機制有關。

          抖音小程序則是另一個故事,雖然微信的理由是涉嫌違反《微信小程序平臺運營規范》中用戶隱私和數據規范,但雙方的競爭關系也很難不被考慮進去。

          威脅微信的社交關系鏈,誘導分享,除電商外涉及現金流動(金融、涉賭等),這些會被微信特別關注。

          薅來的流量,能留下來嗎?

          Facebook 曾提出過一個 40 – 20 – 10 法則,分別對應的是一個優秀的 app 的次日、7 日和 30 日留存率。但在小程序平臺上,這個標準可能要降低很多。

          在開發者的普遍體驗中,小程序平均留存約為 5% – 10%。一家叫智研咨詢的機構的提供了這樣一組數據:小程序在 2017 年 11 月的次日、7 日、 14 日留存率分別是 13.2%、 3.1% 和 1.7%,而這已經比 2017 年 5 月有了極大的提升。

          到小程序,「薅流量」去!

          即用即走的小程序使用很方便,但也很容易造成用戶流失。小程序的留存率遠遠無法和一個優秀的 app 相提并論,可以想象,用「薅流量」的方式獲得的用戶會有怎樣的忠誠度。

          用戶對沒有節制的「裂變」持有越來越低的容忍度,也是一個需要考量的問題。

          當占據群聊窗口大片位置、文案極盡挑逗、對其他群友毫無意義的小程序卡片開始泛濫時,不可避免地引起了一部分人的激烈反對?,F在,不少微信群里甚至形成了一套諷刺、挖苦分享小程序的「黑話」。

          這樣的體驗,不管對分享者還是被動接收者,都是傷害,而這不是微信愿意看到的情況。作為一個掌握「生殺大權」,極端重視用戶的社交體驗,同時愿意根據不同的情況調整「最終解釋權」的平臺來說,下一次「屠刀」伸向誰,我們都無法預測。

          平臺有風險,薅流量需謹慎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作者:蔣鴻昌,授權青瓜傳媒發布。

          來源:愛范兒

          本文經授權 由青瓜傳媒發布,轉載聯系作者并注明出處:http://www.csever.com.cn/104379.html

          《免責聲明》如對文章、圖片、字體等版權有疑問,請聯系我們 。 青瓜商務通 找客戶 找服務
          企業微信
          青瓜商務通小程序
          運營大叔公眾號